立即注册 登录
美国汉纳网 返回首页

褦襶子的个人空间 http://web.newhana.tv/?36956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奴性企业文化注定中国的企业永远无法领袖工业文明

热度 1已有 772 次阅读2018-8-6 08:24 |个人分类:原创|系统分类:原创文学| 观念反思

奴性企业文化,注定中国的企业无论规模多大都无法领袖工业文明。如果你不是恐惧地掩耳盗铃,如果你不是被残疾得望“壁”兴叹!灵魂里还残存一丝健康的感觉,你就会明白,中国大陆的企业与时代工业水准,差着一个档次。

一百多年来,“汉奸现象”让有着悠久夜郎自大传统的国人面对那个“番邦小国”心态极为复杂。如其说是恨“汉奸”,到不如说是惧怕知晓那个真实的“番邦小国”。有着“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兵家精见的民族,两次被那个“番邦小国”打败,至今仍惧怕知道真实的对手。一听到那个对手哪比中国强,立马条件反射地祭起“汉奸”大帽子“灭口”。

那个“番邦小国”,追随着华夏文明的脚步亦步亦趋千年。却在两场战争对决中,让“先师”颜面扫地。其军队对于“先师”的了解,比“老师”自己了解自己都透彻。战败七十多年来,其国民谈起对手来,鲜有对手那种“手撕鬼子”般刻意贬低的自欺欺人。如果还要有众多国人陶醉在战胜“学生”的意淫中,那么下一次对决的结果可以说已毫无悬念了。

中国大陆引以为自豪的“世界加工厂”桂冠,最高的生产技术都与这个曾经的“学生”不在一个层面上。人家与中国大陆的合资,基本都是二流项目,来几个拎皮包人,就要拿走合资企业超一半的利润。卖给中国大陆的“市场化”所谓高科技产品,往往一箱东西就要换我们一轮船产品。这种差距,如果说仅仅在技术层面,我们还有个追赶(尽管也未必能够追赶得上)。可是无形的差距,在现有环境下是永远无法追得上的,那就是企业管理文化中的“奴性”。那个“番邦小国”人是非常明白自己需要什么的,不似我们这个泱泱大国的人,常常与自己过不去,即要马儿跑得快,又不想给马儿吃草。明明知道创新需要野性,却偏偏推崇奴性。

也许我们的国人看意淫的反侵略剧看多了,以为那个“番邦小国”的人都象影视剧里那样,当官的对下级总是“三宾的给”①,下级都只能“哈依!哈依!”地点头。抹黑对手是我们这个盛行意淫的民族的传统。美其名曰“增强民族自信心”,可这种“自信心”就仿佛肥皂泡,一吹就破。真正的自信心,是把对手的长处弄个明白,做到知己知彼,方能在与其对决中“百战不殆”。可我们的“信心”偏偏要靠自欺欺人来“增强”!

“番邦小国”人做事目的性非常明确。如果他们需要一个普通苦力为他们做事,要做的事越重要,他们就越会拿这个苦力当祖宗一样供着。一个从前在满洲国“番邦小国”工厂做过工的老人讲,当年他们一加班,老板就会亲自领人来到车间生产线上,亲自双手捧着满满上尖加盖浓浓肉沫的一大碗面,弯腰递给加班的每一个工人。嘴里还要不停地说着感谢的话。每次加班都如此,老板领着一大队人端着摆满一碗碗热腾腾肉酱面的方木盘跟在他后面,他要亲自为每一个加班的工人奉上晚餐,对每一个工人都要鞠躬道谢。那些亡国奴身份的中国工人,在自己没有沦为亡国奴前给中国老板做工都从来没有享受到这种待遇。后来做了“国家主人”,也享受不到这种待遇。

反观我们对待那些为天朝奉献智慧和热情的科技工作者,一边逼迫其交待“罪行”,强迫其弯下腰,屈下膝,一边要求这些科技工作者继续为天朝出科技成果。天朝的许多科技成就,就是靠这种方式逼出来的。最后还能活下来的科技工作者,被称为改造好的“知识粪子”。许多“聪明人”靠出卖他人苟活下来;许多“病秧子”逃不过批斗关,没找到做奴隶的规矩,被驱除阳界;许多“书呆子”过不了尊严关,自行了断;当天朝的子民们为种族而自豪时,绝想不到这个种族已经被阉割了灵魂,抽去脊梁,剜去髌骨,形成了特色的奴性基因。

“番邦小国”的企业之所以创造了世界一流的产品,是与其文明的企业文化分不开的。上个世纪,一家在美国生产电视机的“番邦小国”企业与许多在美外企一样因遭遇了经济危机破产。面对钻美国法律漏洞,竭力减轻损失的“跑路”热潮,“番邦小国”的老板拿出了包括自己养老积蓄在内的全部资产,分给了自己的美国工人。感谢他们一直以来对企业的贡献,对没能经营好企业,让他们遭遇失业深表歉意。老板的诚意感动了美国工人,有些美国工人问老板生产电视机不行,为什么不转产。老板说没有资金,他的全部资产都用来赔偿工人失业的损失了。工人们知道,按着美国的法律,他们得不到那么多失业赔偿。于是有人挑头问老板,如果大家都不要赔偿,在企业转产赢利前也不要全额工薪,只给开全家必要的生活费,能不能实现转产。老板说再贷些款可以转产。于是大多数的原该“番邦小国”企业的工人们都表示愿与老板共进退。“番邦小国”的老板当即承诺,如果转产成功,此番与他一同参与转产的工人每个人都将成为转产成功企业的永久股东,未来企业赢利的每一分钱都有工人的份。这家“番邦小国”企业在失业潮中逆袭成功,绝处逢生。许多后来退休的工人还能享受这家“番邦小国”企业的红利。

当时想这么做的在美外企不只这一家,可逆袭成功的只此一个。为什么?因为“番邦小国”的企业文化,使雇主与雇员之间建立了尊重与诚信,其雇员才会信任老板,愿与老板共进退。一些在国外“番邦小国”企业工作的华人讲,大多数的“番邦小国”企业都非常有人情味。只要你认真工作,你的工薪收入增长绝不会比企业的利润增长率低。雇主也非常尊重雇员,很少摆架子。“番邦小国”企业的老板在职工食堂与员工一同排队就餐,雇员们与老板就象工友之间一样倾谈。哪个雇员随便一句话启发了老板的经营灵感,如果真的给企业带来了利润,老板绝不会埋没该雇员的功劳。不但会给这种雇员提薪,还会给予一次性重奖。

“番邦小国”企业非常讲效率,技术更新非常快,很少拿工人的辛劳透支来赚钱。数千员工的“番邦小国”企业,员工谁家要是有个什么困难,老板大多都能知道,而且大都会有让员工暖心的表示。有时员工家的困难未能及时知晓,老板就象自己犯了多大错误一样,登门一个劲地道歉,给予补偿。员工在一定强度的工作中工作到一定时间,老板往往强行要求员工带薪休假,而大多数的员工一边休假一边给老板做市场调查,许多员工休假回来都能给老板提供许多有价值的商业信息,提出不少有价值的经营建议。老板对于这些信息与建议都会给予相应的奖励,若给企业带来实质利润,奖励会更高。

“番邦小国”企业员工拿企业当家庭,是因为老板拿员工当家人。上下同心其利断金,只不过绝大多数的“番邦小国”企业中的“上下”,正如我们社会所倡导的,只是分工不同,没有尊卑之分。可是在我们的社会这几乎都是口是心非,尊卑观念浸入社会机体的每一个汗毛孔。

反观我们的企业,一个小小中层管理人员都要盛气凌人。若无私交或共同“利益”,老板对基层管理人员都是呼来喝去,待员工就更是如草芥。一出工伤,老板首先想到的是如何推卸企业的责任,减少自己的经济损失。包括许多国企在内,中国大陆的企业不管多大,企业文化都浸透着奴性。许多企业的老板,骂自己的副总都象骂三孙子似的。某东北全国著名的电子企业,因为产品热销,员工的工薪比当地平均工薪高些,老板常常把员工甚至包括高层管理人员都骂得狗血喷头。还当众叫嚣:“我你给开的钱为什么比其他企业高,这里就有挨骂的钱。不满意你可以走呀!”。后来许多被该老板认为待之不薄的员工都弃他而去,南下另谋高就。有位南下另谋高就的技术人员因为外企撤资失业,该老板亲自登门请其回来,可该失业的技术人员宁肯改行都不肯回头。

松下幸之助之所以被称为经营之神,是因为他将企业文化上升到了“经营人生”的高度。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许多“番邦小国”的企业,在中国大陆以外的许多国家和地区,对员工都毕恭毕敬。唯独到了中国大陆,立马就入乡随俗了。提高工人的劳动强度,滞升员工薪水,降低中国大陆雇员的劳动保护水准,对中国大陆的雇员恶语相向。

据不完全调查,某“番邦小国”的企业在西方发达国家都很守规矩的。可是到世界上其他一些不发达国家,如南美、非洲、东南亚、南亚都不同程度地存在中国大陆某“番邦小国”企业的现象,只是在中国大陆最为严重。其实分析起来,尽管“番邦小国”的企业文化的确较比其他发达国家的企业文化略高一筹,可是在不同社会环境其文化反映出来的文明程度却不尽一致。某“番邦小国”的民族性是,对比他们自己文明程度高的国家或民族,他们能象三孙子一样低到尘埃里去学习,对待不如他们的国家或民族是半拉眼看不上。尽管经过近半个多世纪的文明提升,他们表面上是不再表现出对待落后民族的优越感,可是骨子里还是瞧不起那些落后的民族。

一对国人夫妻,到那个“番邦小国”工作十余年。人家那社会最低月工薪是“50万番元”,可是对华人却只给“16万番元”最低月薪。不过你只要用心努力工作,也能比同类日本人开的少不了多少。若有突出贡献,还会比普通日本人工薪高得多。该同胞讲,日本人骨子里瞧不起华人,可是嘴上不会讲出来。安排工作也是拜托,拜托!客气着呢。

这对国人小夫妻,为了能够省些房租,租了一处偏僻的居所。在“番邦小国”所有常住居民,包括暂住户,都划归附近的类似中国社区的管理机构。这对小夫妻中的妻子从怀孕时起,该管理机构的常住医生,就定期来他们的住所,为孕妇检查身体,提供专业的孕妇保健指导。到临产前,一天要来两趟。并提供紧急联系方式。当孕妇的丈夫下班回到住所,发现孩子已经生完了。

由于这对小夫妻的住所较偏僻,煤气管道陈旧。有一次因为管道泄露,被停止供气。煤气公司当日上门,提供一个过渡小煤气罐,约定一周之内修好煤气。可是一周到了,煤气公司未能如期修好煤气管道。于是煤气公司又主动上门再次提供一罐过渡煤气,并支付高于他们一个月工薪收入的违约金。后来这位同胞了解到,如果煤气公司再次违约,违约金会高得让他们难以置信。

由于思乡心切,他们夫妻决定回国。可当他们在上海出机场安保检查时发现,连黑人都可以轻易过关,他们夫妻却被从里到外检查个透。用他们自己的话讲就是差点没把内裤都脱了。结果妻子抑郁了许久,决定再回“番邦小国”去受歧视,不要再在祖国做主人了。

许多中国与该“番邦小国”的合资企业,中方管理人员对于中方员工的压榨,远甚于“番方”管理人员。“番邦小国”企方之所以对于世界各地“番企”管理方式存在显著差异,归根结底还是经济利益。因为制度完善的资本主义社会,民众素质要远高于天朝与资本主义制度不完善的国度。“番方”企业对于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度的员工讲诚信,是因为他们可以相信共同的价值观、完善诚信体系能够使他们收到同样诚信的回报。企方与受雇方能够实现利益共同增殖。但对于天朝与东南来、南亚的那些欠发达的国度,他们没有这个自信。说穿了,“番企方”也存在奴性,可是他们知道自己想做什么。为了实现目的,他们可以排斥奴性,接受个性。大多数的中国企业却不懂这个道理。

注释:

“三宾的给”:扇耳光


笑S啦

路过

不错

无语
1

献花

握手

哭了

爱s啦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威连 2018-8-7 05:35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汉纳电视|汉纳传媒|Archiver|手机版|免责声明|联系我们|美国汉纳网  

GMT+8, 2018-10-15 18:50 , Processed in 0.034652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